博物馆里的千年时光
+ 收藏

漫步历史的长卷,穿梭时光的迷宫,探寻古人的智慧……那些闪耀着璀璨光芒的文物,见证了时代的变迁,承载着历史的厚重。文物的归宿地——博物馆,就像是一本会走路的历史书,一幅会说话的艺术画卷,于方寸之间览千年。

德宏州博物馆的建筑风格独特,采用了不规则立方体的设计,整体形如珍贵的“宝盒”。云南高原特有的红土色墙面,既展现了地域特色,又赋予了其深厚的文化内涵。

深土里的礼器

勐约棒遗址,坐落于德宏境内,以其独特的历史遗迹向世人展现着德宏的深厚底蕴。在此遗址,发现了大量陶窑遗迹,并发现了与制陶、烧陶活动密切相关的圆形大坑和灰坑。这充分表明,勐约棒遗址曾是一处陶器烧造中心。在遗址的发掘过程中,共出土了陶器、石器和铜器等各类文物共计1077件,为研究德宏历史文化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在汉朝时期,有文献《史记·大宛列传》记载显示,汉使们“闻其西可千里,有乘象国,名曰‘滇越’,而蜀贾奸出物者或焉”。此处的“滇越”所指即为现今的德宏一带。

龙江型不对称铜钺,其历史背景可追溯到东汉时期。该铜钺以青铜为材质,长10厘米,宽6.8厘米,整体器身轻薄,刃面则大致呈现半圆形,其銎口设计独特,呈现出下凹的形态。在銎部,可见精致的斜方格纹和乳钉纹装饰,充分展示了当时铸造工艺的高超水平。

据史书记载,“青铜钺为越族之器”,这件铜钺作为古代社会的重要礼器,与政治、王权、宗教等诸多方面均有着紧密的联系。其保存状况极佳,纹饰设计独特且极具艺术价值,被评定为国家一级珍贵文物。

在铜钺的另一侧,精美的铜器陈列井然有序。它们静默无言,却以深沉的方式展现着古代文明的璀璨与兴盛。其中,“朱提堂狼器”中的鱼纹铜洗与铜鍪,尤为瞩目。这两件器物表面覆盖着厚重的绿锈,虽历经岁月的洗礼,却依旧闪烁着历史的光辉。

早在东汉时期,“朱提堂狼铜洗”便以其独特的魅力名扬四海。盈江县旧城出土的两件铜器,更是成为见证汉代时期德宏地区与中原地区经济文化交流的珍贵物证。这些器物共同诉说着中华文明的辉煌篇章,彰显着古代文明的交流与融合。

至关重要的生命线

1937年8月,日军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国民政府为确保西南后方对外交通的畅通无阻,决定从云南昆明修路至缅甸腊戍。在此过程中,德宏地区的各族群众积极投身这一伟大的国家建设,不仅投入大量劳动力,还慷慨提供粮食、医疗等必要物资,为公路修筑提供了坚实的后勤保障。经过长达9个多月艰苦卓绝的努力,滇西地区20万民众,仅凭最原始的劳动工具甚至双手,一寸一寸地开拓出了这条至关重要的抗战运输“生命线”。

在爱国侨领陈嘉庚先生的积极号召下,1939年,3200余名华侨青年分15批次,毅然舍家为国,前来投身滇缅公路的抗战运输事业,他们被亲切地称为“南侨机工”。近7年时间,他们抢运各类抗战物资达50余万吨,为支援滇缅公路的抗战物资运输作出了巨大贡献。

胞波情谊的见证

中缅两国,山水相连,是历史悠久的友好邻邦。两国人民情谊深厚,多个民族跨境而居,自古以来就有着“胞波”情谊的传统。这种情谊,既源于地理上的接近,也源于两国人民在历史长河中形成的深厚文化纽带。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缅甸政府于同年12月16日即发表官方声明,正式承认新中国的地位。随后,两国于1950年6月8日正式确立外交关系,开启了一段崭新的交往篇章。

1956年12月16日,中缅两国边境地区的人民在芒市共同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联欢大会。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与缅甸总理吴巴瑞共同出席了这一活动,与两国边境地区的民众共同庆祝,进一步巩固和加深了中缅之间的“胞波情谊”。

联欢大会结束后,两国总理在芒市宾馆亲手种植了两棵缅桂花树,象征着中缅两国之间的友谊与团结。尽管岁月流转,风雨洗礼,这两棵缅桂花树依然枝繁叶茂,花香四溢。它们静静地伫立在那里,见证着中缅两国友谊的不断发展与深化,成为两国人民友谊的“见证人”。

时光流转,岁月如歌。德宏州博物馆仿佛一本厚重的历史书,一页页地翻动着那些尘封的记忆。那些古老的文物静静地诉说着过去的辉煌与沧桑。它们不仅是历史的见证者,更是文化的传承者,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通往过去的时光之门,让我们能够一眼千年。(德宏融媒记者 蒋薇 付博 平思芳)

新闻推荐